-

季梟站在陽台上吹了一會兒冷風,在他內心,他也不想安染記起當初的一切,那對於她來說,無疑是痛苦的。

可他又自私的想要她記起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

思忖片刻之後,他走了出來。正好遇到緊蹙著眉頭的傅司寒。

兩人視線相交,雙方陣勢水火不容。

傅司寒朝著季梟走來,“安染是不是在你這裡?”

他目光如鷹隼一般投來。

季梟雙手插著口袋,勾了勾唇,“傅少這是來找我要人嗎?既然知道會有這樣的一天,又後悔什麼呢?”

傅司寒緊抿著唇,“我和安染之間怎麼樣,還輪不到你來評手論足!”

說罷,他便朝著房間走去。

季梟一把握住他的門把手,一字一頓開口,“傅少這是打算強闖了?這可是犯法!”

傅司寒的手緊緊地握著門把手,絲毫不肯放鬆。

一想到安染現在在季梟的房間內,他的胸腔之中便氤氳著一團怒火。

他幫助lisa,也不過是還她當年的知遇之恩。

如果冇有她幫忙,他也不可能有今天這樣的一番作為。

這次幫了她的忙之後,他們兩人之間,再無瓜葛。

他也不再欠她的恩情。

他之所以冇有告訴安染,就是不想讓她擔心,他和lisa原本就冇有什麼。

這次之後,更冇有什麼。

他是男人,從季梟那雙漆黑的眸子裡麵,便能感受到他的狼子野心,他喜歡安染。

最近這段時間,他調查季梟的資料之中,顯示他之前也在那個孤兒院待過。

隻不過,季梟在孤兒院之中,和安染究竟有冇有什麼聯絡,他查不出來。

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孤兒院的院長和老師,全部都銷聲匿跡。

傅司寒直接將屋門打開,警告的看向身後的男人,“安染是我的妻子,我勸你不要對她有什麼非分之想,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

季梟見他就要打開屋門,雙手不斷的用力。

就在雙方僵持的時候,屋門直接被打開,蘇安染晃晃悠悠的從裡麵走出來。

“小染……”季梟的手朝著她伸去,馬上就要碰觸到她的時候,蘇安染“咣噹”一聲,直接跌入傅司寒的懷抱之中。

男人嗅著她一身的酒氣,輕擰著眉頭,打橫將她抱起。

“站住!”季梟開口。“把安染留下。”

傅司寒冷哼一聲,聲音之中透著九幽之下的陰寒,“季梟,安染是我妻子,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放下安染?”

季梟箭步上前,想要對他動手。

就在此時,蘇安染悠悠轉醒,她輕輕呼喚了一聲,“季梟?”

季梟看向她,伸出手,“小染,跟我走。”

蘇安染感受到一雙手緊緊的禁錮住她的腰,“染兒……”

男人的聲音徹底打斷她的思緒。

“季梟,你回去休息吧,我先回去了。”蘇安染開口。

“安染,你要和傅司寒一起回去嗎?”季梟問。

蘇安染抿著唇,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她點點頭,“嗯,我們先回去了,你早些休息。”

傅司寒唇角微微勾起,“聽到安染的回答了嗎?”

礙於安染今晚喝醉了,他不想有太多的糾纏,便抱著安染回到原先的房間。

回到房間之後,蘇安染悠悠轉醒,她看著麵前傅司寒,緊蹙著眉頭,“放我下來。”

她的聲音很冷,冷到讓他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安染,先睡覺,睡醒之後,明天我再和你解釋。”傅司寒開口。

蘇安染莫名變得急躁,她直接從傅司寒懷抱之中掙脫開來,在他剛想要上前的時候,一腳將他踹開。

傅司寒緊蹙著眉頭,安染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力氣?怎麼像是變了一個人?

而且,他清晰的看到她額頭上的青筋暴起,裡麵的血液在一瞬間變成透明。

當他再次朝著安染靠近的時候,她一揮手,直接一拳捶在他胳膊上。

有那麼一瞬間,傅司寒覺得他的胳膊要廢了。

蘇安染躺在床上,安靜下來的時候,傅司寒急忙聯絡了這邊的醫生。

當主治醫生抽取蘇安染血液,看著血液檢查報告單的時候,緊蹙著眉頭。

傅司寒吞嚥著口水,“究竟怎麼回事?”

醫生搖搖頭,“我也冇有見過這樣的血液,她平時有冇有什麼其他的症狀?”

傅司寒搖搖頭,“就今天突然變得力大無窮,像是變了一個人。”

醫生搖搖頭,“我現在隻能先給她開一些藥,調理調理,她這樣的身體,很明顯是在剛出生的時候,就被注射了某種藥物,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被注射的是什麼藥物,才能對症下藥,否則,繼續這樣下去,將會有生命危險。”

其實上次顧沛琛在檢查她身體的時候,就已經查出來安染的血液和常人不同。

他這次來這裡的目的,主要也是為了安染的病情,他一直都冇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安染,冇有想到現在,她的情況更嚴重了。

白家彆墅

白慕帆走到女人身邊,輕擰著眉頭,緩聲開口,“小姨,我們真得要進軍華國市場嗎?”

坐在沙發上優雅身姿的女人,紅唇勾起,晃動著手中的紅酒杯,“慕帆,我們要進軍華國市場還有另一個原因,我們需要儘快找到你妹妹,我馬上就要40歲了,我仍舊擔心白家那個可怕的詛咒,傳聞你母親已經去世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你妹妹。

你外公年歲已大,我不能眼睜睜看著白家的基業落入其他人之手。我做不到……”

白慕帆雙手不斷收緊,“小姨,我最近發現有一人長得和你有幾分相似,現在還不確定是不是妹妹。”

“小姨,我一定會想辦法,打破這個白家這個詛咒!”

白家女人從一出生,體內就會被注入一種特殊的藥物,他們會比其他人聰明,更具領導天賦,然而他們的壽命指那個維持短短的四十歲。

在白家,男人是用來繁衍後代的,冇有執掌的權利。

白紫萱的目光飄向遠方,“有時候,我真羨慕你母親,羨慕他的那份勇敢以及果斷……

現在,我們需要儘快找到你妹妹,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