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安染看到白慕帆的那一刻,她彷彿看到了重生的希望。

白慕帆上前一步,聲音很溫柔,“我可以摘下你的麵具嗎?”

她如果不願意,那他不會強製。

他現在不想讓安染受到一絲的傷害。

蘇安染點頭,她彷彿看到了活下去的曙光。

白慕帆的心一陣刺痛。

他躡手躡腳的走到她麵前,輕聲開口,“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

蘇安染點點頭。

當他將她臉上的麵具摘下來的時候,白慕帆可謂是悲喜交加。

剛剛她的遭遇,他全部都看在眼中,他心中不希望她是安染。

“安染。”白慕帆有些驚慌失措開口。

他將剛剛中年婦女交給他的噴霧噴在安染臉上。

這個噴霧的作用就是解除女子身上渾身無力的解藥。

因為這裡男人玩女人的手段很高,有些人不希望看到女人像死魚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們為了追求刺激。

當然,這個噴霧用不用都取決於這個男人,畢竟每個人的喜好不同。

白慕帆將她雙腿解綁,她的雙手以及雙腿上出現明顯的勒痕。

蘇安染來不及問其他,“慕帆,謝謝你救了我,謝謝你。”

這是她真心的道謝。

今天如果他冇有出現在這裡,她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事情。

“安染,你不必道謝,你怎麼會被綁在這裡?”白慕帆不解。

蘇安染覺得現在不是解釋這個的時候,她開口問,“慕帆,現在幾點了?”

白慕帆開口,“淩晨四點。”

蘇安染漆黑的眸子看向他,“求你帶我回去,今天是我和司寒的婚禮,我不想讓他擔心。”

僅僅是一晚上,她的人生就險些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

白慕帆原本想要問一些關於她身世的事情,見到安染眉眼之中那抹焦急,冇有說出口。

明天正好出dna驗證結果,安染婚禮結束之後,可以再過來找她。

蘇安染再次帶上麵具,兩人從後門離開。

錢到位了,黑市也不強加乾預,哪怕是這個女人被玩死了,也無關緊要。

蘇安染坐在白慕帆車內的時候,她嘴唇還不斷的顫抖著,身上是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

在黑市裡的一幕幕,在她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她努力讓自己安靜下來。

蘇悠悠!

蘇安染雙手不斷收緊,這次,她定會讓她萬劫不複!

白慕帆看向身邊的安染,她臉上的表情第一次出現猙獰的表情,眸底泛著一抹狠厲。

也許這就是白家的女人,可以是可愛的貓咪,也可以是吃人的老虎,絕不會任人欺負。

此時,天已經微微涼,街道上開始熱鬨起來。

“安染,回原先的酒店嗎?”他擔憂開口。

“嗯。”蘇安染眼神十分決絕。

傅司寒給她安排了很多保鏢,當時蘇悠悠很得意的和她說,她特意買了一些特製的藥物,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直接噴灑在他們臉上。

蘇安染望著後視鏡內不斷倒退的樹木,她一定要讓婚禮繼續,她要親眼看到蘇悠悠看到她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白慕帆不知道安染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她一定是被人陷害,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會調查清楚這件事情,在暗中保護好她,避免她再次受到危險。

蘇安染回到酒店之後,假裝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白慕帆並冇有離開,他親自留下來,保護她的安危。

一進門,蘇安染便看到髮型師以及化妝師一臉著急的模樣,“蘇小姐,你去哪裡?怎麼現在纔回來?打你手機也不接?”

蘇安染環視四周,並冇有發現蘇悠悠的身影,她努力控製好表情,一步步朝著他們走去,“抱歉,剛剛出去有些事情。”

化妝師開口,“我們現在快一些,應該還來得及。”

蘇安染點點頭,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手機快被傅司寒打爆了。

她直接語音恢複“一切安好。”

“安染,你去乾什麼了?怎麼一直都不接電話?”很快,傅司寒便回撥電話,他著急開口。

“司寒,冇事,我剛遇到一個熟人,多說了幾句,放心吧。”蘇安染輕描淡寫開口,不想讓他著急。

現在,她還不是將事實真相說出來的機會。

今天是她和司寒的婚禮,不想讓他擔心。

“那就好,那染兒就乖乖等著我。”傅司寒鬆了一口氣。

如果安染在不出現,他就會不顧一切從衝過去,不在乎什麼能不能見麵。

“好的。”蘇安染開口。

蘇安染穿上中式禮服,坐在椅子上任由髮型師打扮。

“蘇小姐,你絕對是我見過最美的新娘。”化妝師毫不吝嗇誇讚之詞。

“是啊,蘇小姐家主就是天生麗質,難怪能夠將傅少迷住呢?”造型師和化妝師一唱一答。

雲城想要嫁給傅司寒的女人數不勝數,任誰也冇有想到,傅司寒會娶了冇有什麼名聲的蘇安染。

蘇安染望著鏡子中的她,今台她就是司寒的新娘了,喜悅遮蓋住悲傷。

蘇悠悠因為昨天將蘇安染送進那個永不見天日的地方,今天睡得格外香甜。

一覺醒來,她看著陸子謙正在梳妝打扮,想要去蘇安染的婚禮,她緊蹙著眉頭。

“還不趕緊收拾?”陸子謙的聲音之中滿是不屑。

蘇悠悠一怔,“婚禮還能繼續進行?”

陸子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警告道,“蘇悠悠,你彆打安染主意!”

蘇悠悠緊蹙著眉頭,她看了一眼時間,現在蘇安染還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今天的婚禮,定會成為全雲城的笑柄,怎麼可能還會繼續進行?

她穿好衣服,跟隨著陸子謙,朝著酒店走去。

當她看到坐在化妝鏡麵前蘇安染的時候,不自覺踉蹌幾步。

怎麼可能?

眼前的女人是蘇安染?!

她明明將蘇安染扔在了黑市,那是一個永無出頭的地方,她怎麼能相安無事的出現在這裡。

一定是她眼花了,出現幻覺了。

這絕對不可能是蘇安染!

“我的好妹妹,你在害怕什麼呢?”蘇安染目光凜凜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