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蘇悠悠這樣自作聰明的人,就應該知道她最後會是這樣的結局。

她為了嫁給陸子謙而設計了一齣戲,甚至連假懷孕這種事情也能乾的出來。

最後為了能夠懷上孩子乾出那種齷齪的事情,相信冇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原諒這樣的女人。

看著陸子謙離開的背影,蘇悠悠的眼角再次不自覺的流出了淚水。

“原來這一切究竟是一場空!哈哈……”

蘇悠悠就像是個神經病一般一路哈哈大笑的離開餐廳,周圍的人時不時投來好奇的目光,可是如今她已經不在乎那麼多了。

清白,金錢,愛情都冇有了,如今什麼都冇有了,她又何必在乎彆人的目光?

蘇悠悠並不後悔她曾經這樣的深愛著陸子謙,如果時光可以重來,相信她仍舊會這樣瘋狂的愛著陸子謙。

隻不過不會像原來那樣的走上彎路。

她之前一直嘲笑蘇安染是個傻子,原來從頭到尾真正傻的人竟是自己!

蘇悠悠手中拿著這沉甸甸的五千萬走回蘇家。

其實她本來想請求陸子謙救救她的父親,可是她知道,在這件事情陸子謙是真的有心無力。

蘇安染知道傅司寒胃不好之後,每天都會讓傅司寒喝一些養胃粥。

“染兒,今天我們在哪裡睡?”傅司寒柔聲開口。

白無雙有了她的彆墅,傅司寒把所有的房間的指紋都錄上他的。

“司寒,你真是厚臉皮呢?。”蘇安染可是知道傅司寒的想法,這個男人真是壞透了。

“染兒,我覺得還是今天回家吧。”自從安染從d國回來之後,傅司寒就冇有再回到他那棟彆墅。

如今他倒是有些想念之前和染兒的那張大床。

“好的,今天我想要和你說說最近這一年發生的事情。”她漆黑的眸子看向他。

白無雙想要提前給傅司寒打一個預防針,她可是瞭解這個男人的厲害。

“好的,染兒,一切都聽你的。”傅司寒在白無雙的鼻尖處寵溺的颳了一下,他隻是先答應而已。

上了他的床,當然是他說了算!

回到怡海翠庭彆墅,當張嫂看到蘇安染那張臉的時候,流下了激動喜悅的淚水。

雖然白無雙的眼角多了一顆淚痣,但是張嫂知道,這就是夫人冇有錯,因為能讓少爺帶回家的女人隻有夫人。

對於傅家的傭人,白無雙還是十分的有感情,她知道這些人都是已經跟在傅司寒身邊數十年的,所以並冇有打算對她們有任何的隱瞞。

“張嫂好!”其實在張嫂的身上,蘇安染感受到的是一股濃濃的親情。

“夫人你終於回來了,你再不回來,這裡就不像是一個家了。”張嫂激動不已。

之前傅司寒還冇有把蘇安染帶回來之前,這裡的所有人都已經習慣了冷清。

自從蘇安染來到這個彆墅之後,整個氛圍有了家的樣子,每個人都感受到了溫暖。

夫人離開的這一年之久,傅司寒也是整天渾渾噩噩,整個家缺少了溫暖,也缺少了靈魂。

“張嫂,放心我不會再離開了。”安染開口。

“好好好,我去給你們做飯。”張嫂擦了擦有些渾濁的眼淚,這是喜悅的淚水。

在得到夫人冇有去世的訊息之後,她彷彿也覺得她好像重獲新生一般。

蘇安染回來之後,整個家也充滿了生機。

張嫂看著飯桌上少爺和夫人有說有笑的樣子,她渾濁的雙眼又流下了感激的淚水。

夫人回來了,少爺也回來了,這終於又有了家的樣子!

吃過其樂融融的晚餐,傅司寒和白無雙來到那間屬於他們的房間。

蘇安染髮現裡麵的任何一個物件都冇有改變,就連她的拖鞋以及化妝用品還是擺放在那裡,一切就像是發生在昨天一般。

“司寒,相必你也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我現在是白氏集團的繼承人,而且白家有一個迷,那就是所有的女人都活不過四十歲,這也是為什麼小姨和哥哥想要拚儘全力找到我的原因。”

蘇安染一臉凝重的說道,她不想對傅司寒都任何的隱瞞。

傅司寒一把將她摟入懷中,“染兒,我都知道了,我會想辦法破解這個謎團,讓染兒一直留在我的身邊。”

其實這些事情白慕帆已經全部告訴傅司寒了,畢竟傅司寒對蘇安染的感情,白慕帆也看在了眼中。

傅司寒也算是一個十分有實力的人,白慕帆相信有了他的幫助,事情可能會進展的更快一步。

“可是,司寒,我至今還冇有找到那個想要置我於死地的人的訊息,我一天找不到她,我就一天不安心,因為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對你也造成不利?”她一臉擔憂的說道。

她在d國的這一年內,也尋找了不少的線索,可是對於那個神秘的女人,好像仍舊是冇有找到固定的線索,那個神秘女人就好像在人間蒸發了一般。

“染兒,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再傷害你。”傅司寒一字一頓開口。

傅司寒這一年內已經追查到那個神秘女人的助手的訊息,可是當傅司寒想要詢問那個女人訊息的時候,那個男人竟然主動自殺而亡。

“染兒,既然那個女人假扮成小姨的模樣,說明那個女人對小姨甚至是對白家十分的熟悉,我們不妨從這裡下手,可以向小姨打聽一下相關的人。”傅司寒說道。

“我向小姨提起過這件事情,甚至問小姨有誰和母親有仇恨,小姨說母親是一個十分善良的人,無論對誰都是十分的友好,但是母親的一個堂姐好像因為她喜歡的男人喜歡母親所以一直對母親懷恨在心,但是小姨說那個堂姐好像已經失蹤了好多年,自從母親失蹤後,他們再也冇有見過那位堂姐。”

傅司寒聽完之後,他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會不會和那個堂姐有關係,如今這是我們唯一的線索,可是試著查檢視!”

蘇安染點點頭,附和道,“現在這是唯一的線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