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不知不覺之間,西門昊發現白無雙的能力,她更加的耀眼,更加的與眾不同,而且更加的吸引人。

西門昊覺得他已經越陷越深了。

白無雙與那些凡夫俗子的女人不同,她就像是掌管一切的神一樣存在。

她身上光芒四射,吸引著他的目光,隻看一眼便移不開眼睛了。

“好,好,白家交到你的手上我也就放心了,不過你和西門昊的婚事也該好好的考慮了。”白老爺子的目光投到西門昊的身上,在給他暗示。

“爺爺,現在我覺得還不是時候,小姨還在昏迷之中,我想要儘快的為小姨找到解藥,這纔是當務之急!”白無雙婉言拒絕。

她內心中能夠感受到西門昊對於她的感情,但那種感情不是她想要的。

即便西門昊對她照顧有加,她還是冇有辦法喜歡他。

“無雙,你要為了人生大事著想,你小姨的事情,我們會處理的。”老爺子開口。

“白爺爺,放心,我也會幫助無雙的。”西門昊站出來說道。

“嗯。”白老爺子點頭,西門昊對無雙的感情,他看在眼中。

“無雙,婚期可以暫時擱置,下個月,我和你西門爺爺,挑選一個合適的日子,你們先把婚訂了吧。”

這是白老爺子做的最後的讓步,他擔心一些突然狀況,讓白無雙和西門昊完婚,這是他最大的心願。

西門昊他十分的中意。

白老爺子的語氣十分的堅定,不容許任何人的拒絕。

白無雙見白老爺子有些生氣,也就冇有拒絕,訂婚還需要一段時日,也不必著急。

剛剛白爺爺已經被白珍珍他們氣的手發抖,現在白無雙並不想讓爺爺著急。

“我這幾天就讓你爺爺過來,和你好好的商談一些具體的細節。”白老爺字開口。

冰山一般的西門昊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那個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幸福。

遠遠望著西門昊和白無雙以及白老爺子漸漸走遠點身影,白欣欣的臉上寫滿了不甘心。

憑什麼白家的繼承人的身份也是白無雙,就連西門昊也成為白無雙的男朋友,她覺得不甘心,因為不甘心,所以憤恨。

“媽,你為什麼要我留下,難道留下來就是看白無雙在那裡炫耀的嗎?”

白欣欣的雙手緊緊地握拳,可是如今白無雙已經是白家的繼承人,她也是冇有任何的權利能夠逾越。

“欣欣,你怎麼變傻了,白家繼承人的身份給她便是,你冇有發現西門昊也在白家嗎?

西門家的身份和地位豈是白家能夠相比的,如果能夠成為西門家的媳婦,彆說是白家,你想要什麼得不到?”白欣欣的母親耐心的給她分析道。

“媽媽,你是說從西門昊的身上入手?”白欣欣也恢複了理智。

“欣欣,你終於不那麼衝動了,向西門昊這樣古板的男人,如果上了他的床,或者是懷上他的孩子,那麼你就等於擁有了一切,就連白無雙也不用放在心上。”白欣欣的母親指點著她。

本來白欣欣就對西門昊有好感,無論結婚於否,隻要是能夠擁有他一次,那也是值得的,西門昊是每個女人心中的夢。

“媽媽,還是你聰明,不過如今西門昊一直陪在白無雙的身邊,我們怎麼才能成功?”白欣欣在心中也已經開始籌劃一二。

“欣欣,你放心,冇有不通風的牆,我已經想出一個萬全之策。”白欣欣的母親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

白欣欣的眼神在聽著她母親訴說的時候,眼睛在不停的打轉。

“好,我今晚就去試試。”

白欣欣冇有想到這句話被白珍珍聽到。

“她今晚要去乾什麼,不行,無論是乾什麼一定要悄悄的跟著她,絕對不能把讓她的計劃得逞。”現在白珍珍還不知道白欣欣醞釀著什麼計劃。

白欣欣一時興奮,並冇有注意到原來白珍珍就在旁邊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白珍珍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彆想得到,她是不會讓白欣欣有任何機會得逞。

從現在開始她就要緊盯著白欣欣的一舉一動。

薑還是老的辣,白欣欣不得不佩服母親的手段確實比她高明。

也許隻要是能夠得到西門家族的支援,就算她不要白家的繼承人的身份,還是會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白欣欣現在想想就覺得要成功了,感覺已經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不遠處的白珍珍看著白欣欣臉上的笑容,她知道這個壞女人肯定在謀劃著什麼人生的大事,要不然她的臉上也不會有這樣的淫笑。

白無雙以及西門昊把白老爺子送回房間之後,他們兩個回到了白無雙的書房。

“昊,我打算查一查d國這十大家族。”白無雙信誓旦旦的說道。

她的直覺告訴她,這種魔咒以及藥物一定跟其中的某一個家族有關,否則其他人冇有這樣的實力。

“放心,無雙,我會幫你的。”西門昊開口。

如今白無雙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既然已經答應了她,他就會傾儘自己的全力去幫助她。

西門家族處於中間那四大家族之一。他依舊是對於那前三個家族冇有任何的瞭解,因為每三年的大會,隻有家族的繼承人才能夠參與,而且那三大家族都是帶著麵具,渾身都透露著神秘。

在日常生活中碰一個對麵,你也不可能把對方認出。

所以,這需要一定的時間,這不是可以輕而易舉可以辦成的,而且其他幾個家族的身份地位都不叫高,坊間一直傳聞,三大家族的繼承人的身上都有一種特殊的圖案。

就像白家的女子身上是罌粟花圖案,每個家族都有著不同的圖案。

可是即使知道這一點兒也無濟於事,畢竟圖案在一個人的身上,總不能扒光衣服看彆人身上的圖案。

但是這也算是一線生機,比起無從查證要好上一些。

“無雙放心,無論怎樣,我都會把這件事情查清楚,我不會讓你有事的。”西門昊走近白無雙的身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