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隻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西門辰勾勾手指示意白珍珍附耳過來。

西門辰現在仍舊是不死心,他的內心仍舊想讓白無雙回來西門昊的身邊,哪怕是用什麼不正當的手段。

西門辰在白珍珍的耳邊竊竊私語的說些什麼,白珍珍在認真的聽著。

隻是她的表情有些驚愕,眉頭緊緊的蹙起。

“聽明白了嗎?”西門辰的嘴角露出幾不可查的笑容。

“真的可以嗎?”白珍珍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西門辰讓她想辦法把白無雙給約出來,隻是單獨的把白無雙約出來,最好不要驚動傅司寒。

“把她約出來有什麼事嗎?”白珍珍疑問道。

“應該你知道的我會告訴你,但是不該知道的最好就彆問。”西門辰的臉立即陰沉下來。

西門家的所有人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古怪,白珍珍也就不敢多說什麼。

如今她好不容易成了西門辰的女朋友,她可不敢讓西門辰生氣。

“我會按照你說的,把白無雙約出來,具體的時間我會告訴你,但是地點在哪裡呢?”白珍珍開口。

“我會把具體的地址發送給你,晚安寶貝!” 西門辰在白珍珍的額頭上象征性的一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把眼前的白珍珍看成了白無雙的模樣。

他趕緊把白珍珍推到一邊,一抬腳上了前麵的豪車揚長而去。

白珍珍望著飛奔而走的車影,一個人陷入無儘的幻想之中。

剛剛西門辰是在親自己嗎?白珍珍竟是高興的大聲吼叫出來。

冇有想到她有一天也能夠和西門家產生聯絡,這是她做夢都冇有想過的事情。

隻是她不明白為什麼西門辰在親了自己之後,就像是落荒而逃一般,這不是初戀才應該有的嗎?

眾所周知,西門辰可是情場高手,閱人無數的他怎麼也會這樣的害羞。

“該死!”車上的西門辰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盤。

他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可是有時候他就是控住不住自己。

其實與其說是替西門昊打抱不平,實際上,他就是想讓自己的好過一些。

白無雙隻能是西門家的妻子,隻能是自己的大嫂。

西門辰一直在給自己的心理暗示。

可是不知道今天為什麼在親白珍珍的時候,他的腦海中浮現的是白無雙的麵孔。

來商場的白無雙和傅司寒正好看到白珍珍矗立在原地,臉上掛著喜悅的表情。

當白無雙想要上前去確認的時候,冇有想到這個時候白珍珍突然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白無雙在遠處就看到白珍珍手中的那個限量版的包包,那絕對不是白珍珍能夠買到的。

像這種限量版的包包,不光隻有錢才能買到,必須還要有權利和關係。

所以白無雙對白珍珍也會越來越好奇,難道白珍珍找到一個盾山,所以昨天晚上白侯纔會安陽理直氣壯的和自己說話。

“染兒,在想些什麼呢?”傅司寒注意到白無雙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開口問。

“冇……冇什麼。”今天說好的要出來逛街買東西,斷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壞了好心情,但是這件事情回去必須要好好的查一查。

白無雙總覺得自己的內心有些不踏實。

“染兒,我們先看一些床上用品好嗎?”畢竟之前傅司寒已經準備過一次婚禮,所以這次婚禮準備起來就相對輕鬆許多。

回家後的白無雙冇有想到白珍珍給自己打電話過來。

“白無雙姐,你知道我是誰嗎?”白珍珍這還是第一次對白無雙這樣的有禮貌。

“白珍珍你找我什麼事?”白無雙一語中破。

“姐姐,我想問一下,什麼時候讓我回到公司上班呢?”白珍珍的語氣這是無比罕見的溫柔。

“白珍珍,你背後是不是有人在支援你,我告訴你,少動一些歪心思,家主的位置永遠是我白無雙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中吧。”

“姐姐,這都被你猜對了,不愧是家主,你是不是還冇有注意到白家的股票已經跌了很多,這就是我的靠山的實力,所以你要是想要知道事情的一切,就來希爾頓酒店找我,明天早上九點不見不散!對了這是我們私人的事情,就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了!”白珍珍說完之後就把電話給掛斷。

她知道像白無雙這樣的人一定會準時過來赴約。

白珍珍把剛纔的事情打電話告訴了西門辰,他還想要和西門辰多說幾句的時候,西門辰已經把電話給掛斷。

西門辰發現,現在他也是越來越牴觸和其他女人的靠近。

彷彿聽到他們說話,就會覺得渾身的不自在。

他覺得他一定是病了,為什麼現在的他已經有些不認識自己了。

白無雙掛斷電話之後,打開網站檢視了一下白氏集團的股票,果然和白珍珍所說的一樣。

僅僅是一天的功夫,公司的股票已經下跌的有些慘重。

也許是白慕帆不想讓馬上就要有喜事的白無雙操心,這件事情冇有告訴白無雙。

白慕帆一方麵是因為公司的事情,另一方麵是因為爺爺總是催著他找女朋友的原因,所以他並冇有回家。

打電話過來也是說這段時間會一直呆在公司。

白無雙如今是白家的家主,她決不能把所有的重任都壓在白慕帆的身上。

白無雙心想能夠讓白家的股票在一天造成這樣的損失,他的實力一定位於白家之上。

但是這樣的家族回事那個家族呢?白無雙不解。

也許明天的時候所有的事情就會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白無雙瞭解白珍珍,她是一個不善於心計的女人,所以明天也許能夠從她的嘴中掏出一些什麼有用的話。

“無雙,怎麼還冇有休息?”傅司寒搬著電腦走進來說道。

因為這些日子都在d國,所以傅氏集團所有的事情目前都是陸川一個人在打理。

正是陸川的精明能乾,也讓傅司寒少操很多心思。

所以傅司寒才能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d國新成立的公司的上麵。

傅司寒剛剛和南弦視頻會議聊完,冇有想到此時的白無雙還冇有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