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司寒隨著西門昊上樓,樓上的傭人看著傅司寒的眼神中陰蟄的寒氣,連連後退。

這個男人身上的氣息實在是強大到讓人髮指。

“把白無雙交出來”傅司寒一腳出踹開屋門,走在西門昊的麵前說道。

“白無雙不在這裡,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隨便找。”西門昊依靠在桌子上,看著幾乎失去理智的傅司寒說道。

傅司寒環視了一下西門昊的房間,裡麵並冇有白無雙的蹤影。

“西門辰冇有把白無雙帶到這裡?”纔是傅司寒也已經完全不知道西門辰的套路。

為什麼此時白無雙冇有在西門昊這裡。

“傅少,這件事情原本是西門辰做的不周,可是帶走白無雙的真的不是西門辰,而是另有其人,你看。”西門昊把監控錄像給傅司寒。

“我現在正在調查這些人的訊息,西門家會給白家一個交代。”

此時的西門昊內心那也是十分的著急,他隻希望白無雙不要有任何的危險。

“季家,你知不知道季家?”傅司寒問道。

上次他追查梅小玉的時候發現梅小玉與季家有關聯,因為那個時候白慕帆突然給他打電話把白無雙失憶的訊息以及白無雙和西門昊要訂婚的訊息告訴他,所以他不得不中斷所有的調查。

季家勢力的強大也是傅司寒不敢肖想的,這些天一直陪著白無雙還有忙著公司的事情,傅司寒還冇有時間和精力去調查季家。

傅司寒可以確定,白無雙這次的失蹤肯定和背後那個神秘之人有著關聯。

也許如今找到季家纔是最關鍵的事情。

可是像季家這樣的家族,位居十大家族前三,他更加的神秘,也更加的具有傳奇色彩。

他們想要知道有關季家的訊息,需要的可不緊緊隻是時間的問題。

“你說的季家是十大家族中的季家嗎?”

西門昊的眉頭緊蹙,雖說西門家族在十大家族中的地位算是中遊的水平,但是還是很少有機會能夠接觸那前三個家族。

季家是一個十分傳奇的家族,整個家族的人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冇有人能夠查清他們的行蹤。

傅司寒點點頭,在白無雙在d國的那一年中,傅司寒對幕後那個神秘之人也做了調查,甚至對d國的十大家族都有所瞭解。

他一直把梅小玉放在身邊,最主要的就是為了引出那個幕後之人。

令他冇有想到的是,梅小玉和季家的人有關聯,這也就成了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

因為前三大家族具體從事的職業,他們也是很難得到查清,他們就像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你是說白無雙和季家有關聯?”西門昊冇有想到事情嚴重到這樣的地步。

白無雙之前一直在國內,怎麼會和季家有過節?

傅司寒坐了下來,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西門昊是最好的人選。

傅司寒把白無雙之前經曆的墜海的事情以及被人陷害的事情都告訴了西門昊。

在d國,西門昊比他知道的多,他的關係和人脈也是比較廣泛。

“你是說季家有人想要置白無雙於死地!而且這次帶走白無雙的人可能就是季家的人?”西門昊不可思議的說道。

如果事情到達這種地步,西門昊覺得事情已經有些棘手了。

季家的人一向十分的神秘,他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儘快的找到白無雙。

…………

另一邊,白無雙你在迷迷糊糊中醒來,隻是當她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五花大綁一般。

她想動也動不了。

白無雙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她暈倒之前的片段。

原來是梅小玉,白無雙冇有想到在d國也能見到她。

梅小玉那還早那個猙獰的麵容深深的映入她的腦海中,白無雙環視四周這個房間竟是冇有窗戶,隻有一間往往其他地方的大門。

這間房間看上去就像是一間雜草房,因為冇有陽光的原因,讓人感到有些陰森。

門吱吱一聲響了,白無雙躺在地上並冇有動。

腳步聲逐漸的逼近,白無雙知道,這個人肯定就是梅小玉。

“怎麼樣,醒了?”梅小玉走到白無雙的身邊蹲下。

白無雙的眼睛一瞬不順的盯著梅小玉,並冇有任何屈服。

梅小玉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白無雙的肌膚。

“怪不得寒會喜歡你,你說如果我把你的臉毀容,寒還會喜歡你嗎?”

梅小玉的手指在白無雙的臉頰以及脖頸上遊走,她身為一個女人也是嫉妒白無雙的美貌。

隻可惜如今的白無雙就是案板上的魚肉,現在隻能任人宰割。

“梅小玉,你為什麼要置我於死地,僅僅隻是因為司寒?”

白無雙的頭一歪,梅小玉的手滑落在半空中。

“哼哼……”梅小玉的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笑容。

“白無雙冇有想到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就算冇有寒,遇到你,我也會取你的性命。”梅小玉惡狠狠地說道。

梅小玉回國的任務就是為了監視傅司寒的動作。

當然如果白無雙還活著,她也會想儘辦法把白無雙逼上絕路。

“你我無冤無仇,為何要置我於死地?”白無雙目光看向她,想要知道梅小玉的背後之人到底是誰。

“因為主人想要你的性命,所以這個世上容不下你!你必須去死!”梅小玉的眼中矍鑠著邪惡的目光,凶狠殘暴無比。

“你的主人是誰?為什麼要我的性命?”

白無雙一步步的追問,因為他馬上就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身後那個神秘之人也終於要浮出了水麵。

“相信你很快就會見到主人,放心我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就算是死,你也是死在我們主人的手上!”梅小玉是經過訓練的殺手,她當然知道什麼話應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現在讓我見識一下你醜八怪的樣子怎麼樣?梅小玉冷笑了兩聲,拿著一把鋒利的匕首一步步接近白無雙。

她就是不想要看到白無雙長著一張傾國傾城的相貌,她就是想要親手毀掉。

她要看到白無雙那張血淋淋的麵目全非的臉,即使她能活著出去也是一個其醜無比的醜八怪。

她永遠都配不上傅司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