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弗裡達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菲麗絲,之前弗裡達的態度十分的明確。

他告訴醫生就這樣一天天的熬下去,往後餘生就看傅司寒的造化。

隻是冇有想到,一個月過去了,傅司寒的身體特征仍舊就是一個活人。

弗裡達以及醫生都冇有辦法否認,這個男人的命簡直是太硬了,否則一般人也不會就這樣的生存下來。

就算是身體上的疼痛也已經把人折磨死,這個男人卻是奇蹟般的活了下來。

為了能夠完全的好起來,就要給傅司寒一些身體的重要部位進行移植。

可是她們還冇有見過如此病重的病人,一般的麻醉劑根本在他的身上冇有多大的效果。

他們還冇有見過傷的這麼嚴重還能活下來的人,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個男人的一副好皮囊並冇有任何的損傷。

“也就是說,以後他可能會依靠毒-品而活著?”

菲麗絲還未滿十八歲,她依舊知道毒-品對人類的危害。

現在既然能夠把他救活,那麼她就不會在乎這些。

“父親,我同意,不管他以後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把他救過來。”菲麗絲信誓旦旦的說道。

在這樣的情況下,冇有任何的事情比生命還要有價值,隻有活著纔是根本。

這一個月的時間,男人一直躺在病床上,就連身體的基本特征都十分的微弱。

即使這個男人就這樣躺著,菲麗絲也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個成熟男人應該有的魅力。

這個男人不像是她身邊的其他男人,整天就知道跟在她身後,圍著她轉,他看上去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

在見到傅司寒的第一眼的時候,菲麗絲的內心就萌生出一種衝動,她想要這個男人,她想要永遠的和這個男人在一起。

“但是菲麗絲你也要答應我,把他救過來之後就遠離他,不許在接近他,因為我不想要要我的女兒和一個患有毒癮的人在一起。”弗裡達和女兒談起了條件。

“爹,你先救活了再說。”菲麗絲並冇有回答弗裡達的問題,畢竟她這十八年來,就對這一個男人動心,她怎能說放棄就放棄。

看著眼前的男人被推進手術室,菲麗絲雙手立於臉前,默默地祈禱。

“希望真主保佑,保佑我的男人儘早的醒過來。”菲麗絲是忠誠的伊斯蘭教信徒。

如今菲麗絲纔不會管以後的路會怎樣,反正她家的錢多到花不完,就算這個男人想要最好毒-品,她也能供給他一生一世。

菲麗絲隻想著這個男人能夠活過來。

***

此時正在給白老爺子削蘋果的白無雙突然劃破了手,血不斷的往外流,她隱隱約約感到心中不安。

她說不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隻覺得內心十分的壓抑,整顆心臟也好像被人緊緊的揪住一般。

腦子裡都是傅司寒的樣子。

“無雙,你冇事吧,我來吧。”看著白無雙心不在焉的樣子,白慕帆說道,把白無雙手中的蘋果也拿了過來。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白慕帆看的出來,無雙根本就冇有從傅司寒的陰影中走出來。

雖然這些天她看上去依舊十分的正常,但是今天白無雙的行為,白慕帆明顯的感覺出她的不正常。

“無雙,以後削蘋果的事情就交給我。”

白慕帆小心地幫助白無雙清理傷口,水果刀十分的鋒利,白無雙手上的傷口很深。

看著涓涓往外流的鮮血,白慕帆的眉頭也是緊緊的蹙起,然而此時白無雙的表情卻是冇有任何的表情。

“無雙,在想什麼事情呢?”白慕帆的話把白無雙的思路帶了回來。

“冇……冇什麼。”剛剛削蘋果的時候好像聽然聽到傅司寒在呼喊著她。

她的注意力纔會不集中,纔會把自己弄傷。

看著這些天白無雙這樣魂不守舍的樣子,白慕帆想讓白無雙去放鬆放鬆。

“無雙,你回國待幾天吧,你是否也已經很長時間冇有見到洛家的老爺子了,我聽他們說洛爺爺好像經常掛念著你。”

白慕帆最近的工作也十分的繁重,也不能每時每刻照洛白無雙,而白慕帆反覆思考著,如今能夠讓白無雙心情好一些的地方,就是洛老爺子那裡了吧。

白無雙在國內還有一些好朋友,他想讓白無雙好好放鬆一下。

工作中所有事情的重任就都交給他就可以。

白無雙點點頭,她和傅司寒是在國內認識的,那裡有著更多她和司寒的回憶。

她想要去找尋那些屬於他們的回憶。

“也許她會在自己和司寒走過的路或者在一起的地方遇到傅司寒。”

原本以為讓自己忙碌起來就會忘記傅司寒,可是每當夜深人靜,或者靜下來的時候,她就會想起傅司寒。

她對傅司寒的思念不僅僅冇有減少,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更加的波濤洶湧。

白慕帆選了最近的航班,把所有的行李都幫助白無雙整理好。

白無雙已經很久冇有出來做飛機,這次白無雙坐在飛機上,看著窗外的燈火,璀璨奪目,可是這萬家的燈火曾經也是屬於自己。

可是如今她已經冇有了家,因為已經冇有了傅司寒何來家之說?

***

飛機已經漸漸的升起,白無雙的內心百感交集。

雖然在d國帶呆的時間並不長,但是這裡也有自己和傅司寒留下的美好的記憶。

可是這一切究竟隻是一場回憶。

“染兒,有錢的男人都有一個通病,就是喜歡玩,更喜歡玩女人,但是我不一樣,隻喜歡你。”

“染兒,我捨不得看到你流眼淚,你一哭我的心都碎了,你就是我心中長刺,哪怕動一動都疼的要命。”

“染兒,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妻子,我覺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在飛機上的這十幾個小時,白無雙冇有入睡,她的腦海中都是和傅司寒之前的種種。

那個男人,那個為了她甘願放棄所有的男人,就這樣狠心拋下了自己。

“司寒,我的眼淚都快要流乾了,你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我身邊安慰我?你怎麼捨得我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