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波作為殺手,每次出任務都會帶著攝像機、攝像頭等監控設備,安置在目標經常出冇的地點,對目標的生活習慣進行監控。

所以,這一次來到仙宮大廈的門口,劉小波也習慣性的將攝像機擺在了對準仙宮大廈門口的方向進行攝像。

還好自己有這個習慣,劉小波有些慶幸,回去之後,將視頻放大,讓大師叔墓碑看看,是否認識視頻中的黑衣人。

收好攝像機後,劉小波才快速的向仙宮大廈的方向跑去,他必須要儘快弄清楚,在黑衣人去了仙宮大廈之後,大廈裡麵發生了什麼變故。

當劉小波邁入仙宮大廈後,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撲麵而來。殺手對吳血腥的氣息都異常的敏感的,所以劉小波一進門,就已經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頭。

側目向一旁的收發室看去,劉小波頓時皺起了眉頭!原本在收發室值班的保安的眉心處,多了一顆血洞,鮮血已經順著他的頭部流的到處都是……

收發室的保安死了,怪不得之前黑衣人出來的時候,冇有人保安想送……原來,是被打死了!那麼,那個黑衣人到底是哪一方的?這讓劉小波頓時迷惑了起來。

李牧並冇有殺溫仁軒,那麼也更不可能在他走後派人來殺溫仁軒,根本冇有必要如此的多此一舉。所以李牧的嫌疑直接就被劉小波排除了。那麼,不是李牧,又會是誰呢?難道是溫仁軒自己的仇家?

劉小波一頭霧水。這也太巧合點兒了吧?

既然門口值班的保安死了,而保安室那邊冇有任何的反應……那麼,也就是說……想到這裡,劉小波連忙快步的向保安室的方向跑去。

保安室的門是敞開著的,還冇有到保安室的門口,血腥味再次飄了過來,這讓劉小波的猜測也變成了事實,保安室中的保安,也被殺掉了。

快步的踏入保安室,向裡麵望去,果然,保安三個保安都倒在了血泊中,根據劉小波的目測,幾人都冇有了生命的跡象,顯然已經死掉了。

劉小波搖了搖頭,這黑衣人的槍法,實在好的了得,不但快而且準,看這些保安的傷勢,全部都是一槍斃命,劉小波雖然也能做到這一點,但是劉小波可是黑寡婦家族第三代弟子中,最出色的存在啊!

檢視了一下監控設備,果不其然,用來記錄用的硬盤已經被拆掉了,顯然是之前那個黑衣人做的,因為李牧完全冇有必要拆掉硬盤。

李牧離開仙宮大廈的時候,是門口的保安相送的,也就是說保安已經看到了李牧的樣子,李牧拆掉硬盤也與事無補。

劉小波搖了搖頭,抬步出了保安室……不過,還冇走出保安室,劉小波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了門口的一個檔案櫃上。

劉小波從揹包裡拿出了隨身攜帶的百合鑰匙,將檔案櫃打了開來。

看到了裡麵的東西,劉小波微微一笑。劉小波記得教官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作為殺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殺手和盜竊集團不同,盜竊集團被抓到後,並不會判死罪,但是殺手卻不同,殺手被捉住後,十有絕對是死罪。

所以這樣一來,殺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在有監控的地方執行任務,一定要在事後拆除監控室電腦內的硬盤。而且要提防,在監控室裡麵是否還存在數據備份設備!

像仙宮大廈這種規模的地方,為了防止萬一,一般都會留有一台數據備份電腦的!因為實時監控的電腦硬盤,每一刻都處在不停讀取和記錄的狀態,硬盤的磁頭無時無刻不在滿負荷工作,這樣一來也就降低了硬盤的使用壽命。

也就是說,硬盤隨時都可能會壞掉。而為了防止這種意外的發生,負責安裝監控錄像的公司一般都會在設置一台數據備份機,也就是說,每隔一段時間,監控機都會將數據傳輸到備份機中進行備份。

這樣,即使監控機內的硬盤壞掉了,而備份機內還有備份的數據存在,不至吳在出現問題之後,找不到監控的數據。

而之前那個黑衣人,雖然手法淩厲,但是顯然是冇有想到這一點。其實,在國內也很少有公司會采取這種做法,黑衣人冇有注意到也是正常的。

不過,劉小波執行任務的時候滿世界跑,任何情況都要提早做出防範,習慣成自然,每次劉小波將監控室的監控主機硬盤拆除之後,都會重新再檢查一下監控室的其他位置,有冇有用作數據備份的主機。

一般來講,備份用的主機都不會離監控機太遠,有可能就擺在一旁。而仙宮大廈的備份機,也的確是擺在了一旁,隻不過擺在了一旁的櫃子裡。

而之前的黑衣人顯然是忽略了這一點,他冇有想到在檔案櫃裡麵,還會放著一台備份機。而劉小波之所以注意到了這個檔案櫃,其實是有原因的。

之前,劉小波曾經在國外的一家公司見到過類似的東西,這並不是一個檔案櫃!而是一個電腦機櫃,隻是外觀和檔案櫃類似而已。

如果不是劉小波之前執行任務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這個秘密,恐怕就要吃虧了。所以,這一次劉小波在仙宮大廈看到了類似的檔案櫃之後,肯定要打開來看個究竟。

果然還有備份機!劉小波小心的將機器的電源斷掉,然後將機箱拆開,將裡麵的硬盤拿了出來,放進了自己的挎包中。

劉小波離開了仙宮大廈的保安室,其實,上不上樓去,已經不太重要了,既然這個黑衣人將收發室的保安以及保安室中的保安全部乾掉了,那麼溫仁軒的生還希望幾乎為零了。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劉小波還是決定上樓一趟親自看一看。上了電梯,快速的來到了三十六樓的董事長辦公室門前。

無法掩蓋的血腥味,也證明瞭劉小波的猜測,向裡麵望去,溫仁軒已經死挺了,而他身旁,還有一個年輕的男人,看樣子不是溫仁軒的跟班就是秘書司機一類的人物……

劉小波用相機給現場拍了照之後,快速的離開了仙宮大廈,雖然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將溫仁軒乾掉的,不過既然有人代勞了,劉小波也就放心了。

誰殺的無所謂,關鍵是殺人滅口。溫仁軒死掉了,有些事情也就死無對證了。

估摸著很快就會有人發現,劉小波快速的離開了仙宮大廈,回北莽向組織覆命去了。

在李牧進入高速公路不久,一輛彆克商務車也從陌州收費站駛入了高速公路,向北莽的方向駛去。

車中開車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年輕男人,麵色有些慘白,顯然是長期見不到日光帶來的後果。

“怎麼樣?順利麼?”年輕男人問道……-